一个接一个的灾难!在敲击暴露了紧缩的资本链和大规模裁员之后,供应商们开始集体举债。

发布日期:2019-05-27

    近年来,许多互联网公司都遇到了困难。首先,ofo总部周围有很多用户要求退还押金。最近,几家供应商在Hammer Technologies办公楼外被阻塞,希望Hammer Technologies能够偿还欠款。

    近年来,许多互联网公司都遇到了困难。首先,ofo总部周围有很多用户要求退还押金。最近,几家供应商在Hammer Technologies办公楼外被阻塞,希望Hammer Technologies能够偿还他们的欠款。据胡文报道,12月19日,天津的一家供应商华为诺电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为诺”)在北京数码港大厦的汉默总部集会,进行债务清偿。据债务催收小组的负责人说,整个工厂大约有100人,大约有40-50人参加了债务催收。这不是沃维诺第一次来收债。这位负责人说,债务催收小组早上6点从天津出发,因为他们必须在汉默科技公司门口等一天。他们还带了自己的食物,与外卖店谈判了一盒饭25元的价格,以便为债务催收小组提供一天一两顿饭。华为债务催收小组表示,汉默科技已拖欠工厂供应9个月,涉及约2000万元,工厂已无法支付6个月的工资,生产已停止。除了沃维诺,其他两家供应商也参与了债务清偿,其中一家欠款超过1000万元。十二月初,数十人持有“锤子技术回报我的甜钱”的品牌在锤子技术办公楼,怀疑供应商要求锤子所欠的钱。12月10日,Hammer Technologies的官方网站在所有售出的手机上都显示“到达通知”——也就是说,产品已经缺货,无法订购。对此,客服人员表示,这是由于销售备件,但公司正在正常运作。然而,据接近Hammer Technologies的人士透露,Hammer手机由于出货量小,无法在供应链上获得优惠价格,“这次真的很难筹措资金,拖欠时间长,不能出货。”Hammer Technology的2018年以深陷困境而告终。企业调查显示,12月5日,锤子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——北京锤子数字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罗永昊改为文宏喜。变更后,罗永昊成为执行董事,法定代表人变更对公司的影响并不清楚。然后,12月11日,Hammer Technologies的内部电子邮件截图在网上流传,显示“由于未能及时收回应收款,11月份的员工工资将不会如期支付。”但是公司承诺一旦收到退款,在11月份支付工资。全天候技术公司向员工证实了这一消息是真的,而且锤击技术公司确实因为资金链紧张而推迟了那个月的工资支付。早在今年11月,Hammer Technologies就暴露出资金链断裂,以至于无法支付员工的工资。Hammer Technologies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公司的裁员计划,只剩下40%的员工。就在Hammer Technologies被确认推迟支付11月的工资时,另一位Hammer内部人士向全天候技术公司透露,该公司最近解雇了数百名员工,约占员工总数的60%,许多人还获得了裁员补偿。除了资金链的崩溃和裁员的谣言之外,锤击技术最近在融资方面似乎取得了不好的进展。根据公众信息,该公司最后一次融资时间是2017年8月。成都市政府已成为锤头科技最后一轮融资的主要投资者。融资额为10亿元,也是哈默科技公司成立后最大的融资额。2016年,罗永浩向阿里巴巴认购了205万股Hammer Technologies股票。认股权占罗永昊持有的汉默科技股份的50%以上。阿里的融资一而再、再而三地陷入停顿,最终阿里放弃了。这对当时处于金融危机中的锤击技术也是一个重大打击。罗永昊还说,在2016年,他以自己的名义向公司贷款超过9.6亿元。前段时间,有传言说华为可能购买锤子,或者锤子将与阿里就收购进行谈判。然而,华为否认这一切,阿里拒绝置评。六年前,当罗永昊在路上的时候,他说:“做锤子就是改变世界。”现在,锤子是否能存活还不确定。